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现代大学生 首页 大学生文学创作 大学生艺术天地 古今中外名作精选 大学生精彩人生
  文章总数:197 篇   今日更新:18 篇   共有会员:242 名
栏目导航
文学创作

诗歌

小说

散文

阅读

表达

设计与应用

中英文对照

戏剧

报告文学

艺术天地

音乐艺术殿堂

表演和舞蹈艺术

设计与绘画艺术

摄影与书法艺术

才艺与艺术人生

中外名作精选

诗歌

小说

散文

大学生精彩人生

精彩片段

闪亮瞬间

心得体会

人生感悟



本类热门排行:
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生习作园地 > 阅读 >
从现代语言学走向后现代语言学
发布时间:2014-06-25 16:40   来源:   作者:芷素

 从现代语言学走向后现代语言学

作者:佚名  
 
 
 
[摘要]20世纪初由索绪尔所发起的语言研究的根本性变革,使现代语言学得以建立,但也人为地将语言学研究的视野局限在语言的所谓最中心部分,使其走上了一条十分狭窄的探索之路。自20世纪最后二三十年起,语言学经历了一系列重大变化,正在从现代语言学迈向可以称为“后现代语言学”的时代。观念的更新,视野的扩展,研究范式的更新和多样化。众多新学科及其分支的出现,使语言学研究显现出一个丰富多彩的全新格局,也因此拥有了更为广阔的发展天地,为我们获得对语言和人类生存状况新颖而又富有启示意义的洞见提供了机遇。充分认识和正确把握这样的发展趋势,对于从事语言研究及处于相关领域中的人们来说都十分重要。
  [关键词]现代语言学;后现代语言学;语言研究
  
  自索绪尔起,现代语言学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从某种意义上说,20世纪似乎可以被称为“语言学世纪”。20世纪之初由索绪尔所发起的语言研究的历史性变革,使现代语言学得以建立。与此同时,语言学还极大地影响了一系列相关学科领域。无论就其理论结构,还是任务之确切性而言,现代语言学都曾被认为是在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中对其他学科有着重大作用和影响的带头学科。
  然而,在20世纪最后二三十年当中,语言学研究开始经历一系列意味深长的变化,近年来则更为显著,即正在走向现代语言学之后一个可以称之为“后现代语言学”的新时代。充分认识和正确把握这样的变化与发展趋向,对从事语言研究及相关领域研究的人们来说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一、现代语言学的基本取向
  
  作为“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的理论思想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20世纪语言学发展的方向。他所区分的语言(langue)与言语(parole)、语言的内部(internal)与语言的外部(external)、共时语言研究 (synchronic study)与历时语言研究(diachronic study)、能指(signifiant)与所指(signifie)、组合关系(syntagmatic)与聚合关系(paradigmatic),以及语言是“关系”(relations)而非“实体”(substance)的集合、语言符号的任意性(arbitrariness)等概念,一直被认为是现代语言学最基本的原理。
  索绪尔做这样一些区分自有他的目的,那就是将研究的范围步步收缩,以使语言学成为一门“纯粹”的科学。在索绪尔看来,语言学要研究的是“语言”,而不是“言语”,共时语言研究比历时语言研究更为重要,研究语言内部的语言学才是真正的语言学。语言学要成为一门科学,其研究对象就只能是排除语言与外部联系之后的语言本身的结构系统。只有这样,语言才有可能得到称得上是清晰、明了、系统、纯正的科学描写,也才有可能得到足够充分的解释。
  索绪尔在那本著名的《普通语言学教程》结尾,给后来者留下了“就语言研究语言、为语言研究语言”的遗训。据说在现存的索绪尔当年写下的教案中和他学生的笔记中都找不到这段话,有可能是《普通语言学教程》的编辑后来加上去的。不管怎么说,这些思想对以后语言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语言学从此走上了一条追求其学科独立自治的道路。
  从某种意义上说,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可以被看作是语言学的“独立宣言”。沿着《普通语言学教程》指引的方向前行,语言学研究得以摆脱长期依附于思维、文化、历史、文学等研究的从属地位,赢得了学科独立的合法性。与此同时,以现代语言学为代表的对“结构”的关注也迅速扩大到除语言以外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中许多其他学科都产生了重要作用和影响。对于那些企望建立起以人为研究对象的规范“科学”的学者来说,结构主义无疑极具吸引力。
  总的来说,索绪尔所开创的结构主义语言学是一种抽象客观主义的语言哲学观,把语言只看作是具有同一性的语言形式系统,将语言使用中因使用者或使用情景不同而产生的变异,都当成是基本而固定的语言形式以外的非本质现象。在这样的语言观里,只有语言系统中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关系才有研究价值,语言的使用者、语言发生的语境统统被排除了,仿佛语言可以不依靠任何其他东西而存在。
  尽管索绪尔坚持区分语言和言语等主要出于理论建构的需要,并非要把两者完全割裂开来,但在其后相当长时期里,这些划分被绝对化了,语言学研究关注的只是这一系列二元对立中的一方面,只注重语言,只关心语言形式与内部关系,而另一方面几乎完全被排除在语言学家的“视野”之外,排除在“科学的语言研究”范畴之外。本来是人安身立命之所在的语言,在研究中被层层剥离,剥得个精光,只剩下一个孤立的、自足的语言系统,人(言说者)连影子也见不到了。
  这样的研究取向长期占据语言学主导地位,并在乔姆斯基那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乔姆斯基在语言学界掀起的那场“革命”,实际上走的还是同一条路。乔姆斯基也有他自己的二分:语言能力(competence)与语言行为 (performance)。与索绪尔有所不同的是,在乔姆斯基那里,我们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人的影子——语言是人的语言,是人与动物相区别的根本性标志。但这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人。如乔姆斯基自己所说:“语言学理论所要关心的是一个理想化的说话人兼听话人,他所处的社团的言语是纯之又纯的,他对这一社团的语言的了解是熟之又熟的,他在把语言知识施之于实际运用时,不受记忆力限制的影响,也不受注意力分散、兴趣转移以及(偶然的或惯常的)语言错误等情况的影响,因为这种情况是和语法无关的。”
  乔姆斯基十分强调“理想化”(idealization)在语言研究中的科学意义。认为语言学要研究的是内化在人脑中的语法,用乔姆斯基的话说是“内化语言”(I-language),而不是社会的、集体的“外在语言”(E-language)。内化语言不是无限多句子的集合,而是能够生成并且只能生成无限多合乎语法句子的能力。在乔姆斯基的理论里,外在语言不过是内化语言的派生物。虽然研究内化语言的证据来自外在语言,但外在语言自身并不构成一个独立的科学研究实体,乔姆斯基认为,只有研究内在性语言(语言能力),才能抓住语言的本质。
  乔姆斯基为了达到理论上的彻底性,为追求超越纯粹描写的理论解释力,把研究范围限定在他所认为的“语言的最中心部分”,以使其研究对象尽可能的单纯。

(责任编辑:wlzx)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5-2014 Gzmodern.cn 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07856号